根據我們的經驗,被中途過的狗狗,被領養的機會非常的高。巴克的狗狗們因為長期住在三芝山區,急需社會化的機會,點此了解關於中途和成為中途家庭的方式

以下文章來自巴克資深志工兼中途Wayne,邀請您花幾分鐘閱讀他和Missy的故事:

​我應該如何開始說Missy跟我的故事呢?她第一次脫逃的時候?還是她第二次失蹤?還是我第一次非常需要哭的時候,她跑來我的身邊靜靜的坐在那邊讓我抱著她好好哭了一場?

那我就從我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說起吧。去年年初的時候我在度過一場非常難看的分手,我跟憂鬱症掙扎了快二十幾年了。我可以感覺到我很快的滑下到一個低潮的狀態,所以我決定我必須要出去外面做一些有意義的事情。我前幾年有當過巴克的義工,所以我想說我可以再次的試試看去幫助這些動物。

我第一次看到 Missy 的時候,是在信義區的一個募款活動。他對我沒什麼反應,我覺得她非常的冷靜但是看起來有點老,並沒有一見鍾情的感覺。我帶他去散步,他有一點倔將但是還算是一隻蠻乖的狗。活動結束以後我並沒有對她留下特別的印象。

過了幾個月以後,她來我家中途,那天她差一點嚇死我了。當天帶她來我家的人一離開,她馬上就跳上我家陽台的圍牆,我家住五樓,我的心臟差一點跳出來了,她往下看了一下,決定還是下來比較好。我鬆了一口氣。

過了幾天,我帶她去一個募款活動。她那天穿了一件新的胸背帶,也沒有綁緊。我們散完步了以後,她決定她不想回去,所以她掙脫了胸背帶開使逃跑。當我追她到了一個角落以為他無處可逃的時候,她跳過了一面一公尺半的牆,就這樣消失了。還好當晚就有找回她。

她跟我在之後的幾個禮拜,漸漸地爭加了感情。我發現她不只很冷靜也非常的聰明。她從來不會亂叫,通常她就乖乖的躺在她的角落,當她心血來潮時候她會坐到我身邊要我去摸她。

有一天我的心情特別低潮,我真的很想哭,他可以感覺到我的悲哀,所以走到我的身邊,把她的臉放在我的大腿上,我當時我心情馬上崩潰,我囤積了好幾個月的情緒全部都發洩出來。Missy  就坐在那裡讓我抱著她到我哭完為止,那天晚上她就躺在我的大腿上一直看護著我。

我在一開始的時候只想把當義工變成一種廉價的心理治療,照顧狗與跟他們相處可以很快的讓我的心情平靜下來,沒有巴克的這些動物的幫忙,我不可能那麼快的浴療我心裡的傷。我非常感謝這些動物。動物是非常有靈性的,他們可以感覺到你內心的疼痛,他們也可以讓你再學會愛是無條件的。雖然他們無法取代真正的心理治療,但是他們可以成為一個很好的輔助工具。

現在我們來到了一個童話故事的結局,我的生日在十一月底,我那天許了一個願,希望 Missy 可以趕快找到一個家。沒想到隔一天我的許願就成真了,過了一個月後我去她的新家看他,我很高興她現在有一整個家庭來愛她。

Missy 離開,對我來說有一點難過,但是這也讓我有另外一個機會中途其他在巴克等家的狗。讓他們有機會找到他們應該擁有的愛心家庭。

Missy 我想你也非常感謝你,You are the best girl in the world.

 

fc80e1b7-01a7-4f91-97f5-df62b4322fea_orig487c30d0-c198-4c74-a080-24cb19be868b_origimg-7028-2_orig

%d bloggers like this: